唐钧:社会组织“专业化”面临挑战
信息发布:漯河社会组织网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 [ 2009/10/21 ]
    据《广州日报》报道:深圳市17个政府部门有100多项职能将向社会转移。报道所列举的需要“取消、调整、转移”的职能中,包括科技成果的评审评奖,行业人员的培训和资格认证,行业内的各种资质和等级的评定,等等。”

 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市场往往有其“不愿做”的事。很明显,市场或企业对于不能达致“利润最大化”的事一般是不感兴趣的,因为经营者要对将本求利的股东负责。在改革开放30年后的今天,这应该已经很好理解。但令一些人不理解的是,政府既然已经在逐渐撤出经济领域,那么不管社会又管什么?

  其实不然。在社会领域,同样也有政府“做不好”或“不常做”的事。社会领域中有很多“七零八碎”的小事,这些事情涉及的人群规模很小,如果政府以直接投入的方式去做,在成本上肯定是划不来的。所以,不如以民间投资、政府补贴的方式去做更为合理。还有一些涉及社会经济评估的事务,尤其是与政府本身政绩相关的评估,显然应该由独立的第三方去做更好,而政府直接运作便有缺乏“公信力”之嫌。

  随着20世纪80年代的发达国家的社会福利和社会服务改革,在当今世界上,政府更是大踏步地从以往福利国家“直接干预”的模式中后撤,而将社会组织作为直接的服务提供者推上第一线,从而让渡出一个“非营利经营”的准市场让民间组织去下场打球,自己则扮演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判的角色。

  但是,社会组织的本质应该是专业化的。亦即专业技术人员在特定的社会服务机构中,在专业价值观的统率下,以特有的理论、方法和技术,对服务对象或曰“用户”进行人对人的服务,而且这一类服务通常都带有“公共性”或“准公共性”。

  说到社会服务和社会组织专业化的问题,第一反应可能是专业社会工作人员的不足。虽然中国目前已经有200多所高校开设了社会工作专业,但社会工作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专业,而中国社会很久以来并没有专业社工的职业地位和专门岗位。因此,这些刚刚走上社会的社工与新创办的专业机构一样,大多缺乏实际经验。此外,除了专业社工之外,与专业服务相关的譬如老人护理、残疾人康复、特殊教育等等领域的专业人才更是大量欠缺。

在社会组织大量涌现的社会背景下,这是一个必须予以格外关注的问题。因为社会服务是否专业、是否职业会直接影响社会组织的公众形象和社会声誉。当前,民间组织发展尚处于探索阶段,在欢呼深圳市向社会服务和社会组织的发展敞开大门的同时,也许更要对其发展的曲折和艰辛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。

 

来源:新京报

Copyright   2013-2020 LHSMZJ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漯河市民政局 电子邮箱:电话:
技术支持:河南省昱泷软件有限公司 电子邮箱:z62699@126.com